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這是最美的求婚:我要做你一輩子的“移動血庫”

這是最美的求婚:我要做你一輩子的“移動血庫”

www.vnpqzm.live 2019-11-11 09:00:40 知音網 我要評論

字號:T|T

那日,天氣晴好。趙開陽帶著謝典坐摩天輪。謝典的臉色紅潤,皮膚重新透出生命的光澤,“‘移動血庫’什么的……可以當作是你的求婚嗎?”


  兩年前,趙開陽從杭州出差回到上海,就匆匆趕往上海市復大醫院。當他推開病房的門,頓時驚呆了:昔日美麗的師姐謝典面容呆滯、臉色蠟黃地坐在病床上,一頭秀發竟掉了大半!謝典的母親馬春麗一見他便哭:“小趙,我實在沒法才找的你!”從她的哭訴中,趙開陽得知了一個驚人的事實——

  趙開陽24歲,南京人。謝典來自青島,是高他一屆的師姐,是上海大學設計專業的高材生,不僅人漂亮,琴棋書畫也擅長。她的男友武陟與她同級,高大帥氣,才華橫溢。

  六年前的開學季,趙開陽巧遇了謝典,頓時被她打動。通過輾轉接觸,趙開陽終于成了她的“男閨蜜”。每當謝典呼擼著他的頭說:“謝了啊,小開開。”趙開陽心里就爆開了花。然而,武陟的身影一出現,趙開陽就默默地走開。因為他知道,相貌平平的自己,根本不在謝典的視線內。

  謝典畢業后到一家國際公司當了名設計師,武陟留校讀碩。一年后,趙開陽也留在了上海,與人合伙辦了家數據咨詢公司。盡管知道愛情無望,但對趙開陽來說,能與謝典在同一座城市生活,這也就夠了。

  趙開陽到杭州出差,接到謝典母親馬春麗親的電話,他才得知——

  早在半個月前,謝典便常覺得胸悶乏力,5月26日晚,她嘔吐腹瀉,發起高燒,昏迷不醒。室友將她送往醫院,并通知了武陟,馬春麗也慌忙從青島趕到上海。醒來的謝典,全身起了黃疸,再也不會說話了!

  原來,謝典被確診患上一種罕見的血液病:血栓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(簡稱TTP),這種疾病在全球發病率僅為3.7/100萬,是由于體內的蛋白裂解酶(vWFCP)缺乏而導致內皮細胞損傷,并抑制血小板的生成。因此,病人血管內極易形成微小血栓,就像在血管內埋下一個個微型的“不定時炸彈”,隨時可能被引爆,死亡率高達90%!更加痛苦的是,TTP急性發作會導致神經系統障礙,病人意識完全喪失,醫學上把這類病人稱之為“會走的植物人”。醫生遺憾地告訴馬春麗和武陟,目前世界醫學界對TTP發病原理尚不明確,唯一的治療方式是用大量健康人的血漿進行不間斷置換,直至痊愈。

  馬春麗欲哭無淚:這對女兒來說也是死路!女兒的血型與丈夫一樣,是極為罕見的RH陰性O型血,可丈夫去世得早,她與女兒血型不合,讓她去哪里找那么多RH陰性O型血的血漿呢?

  就在她一籌莫展之際,武陟消失了。他給馬春麗發來條短信:“阿姨,我馬上要去美國讀博士,謝典就拜托您了。”馬春麗在上海舉目無親,女兒唯一可以依靠的人竟在這時離去,走投無路的她只好拿起女兒的手機,翻到與她聯系最多的電話撥了過去,他正是趙開陽。

  得知武陟竟臨陣脫逃,趙開陽說了一句話,石破天驚:“我來救謝典!”

  趙開陽的話給了馬春麗一絲希望和更大的疑惑:天下真有這么巧的事嗎?事情還要從六年前說起。

  學校對3000名學生進行抽查,趙開陽也被抽中。查完那天,他拿著血檢報告單找謝典,“你知道嗎?我可是‘熊貓血’!”謝典一臉驚訝:“我也是!”謝典自出生起,馬春麗就告訴她,她的血型很特殊,讓她注意保護自己。沒想到,竟在大學遇到了個與自己同樣血型的“熊貓”,兩人還十分巧合地同屬RH陰性血型中的O型血!

  得知與女神有這樣的“天緣”,趙開陽十分激動。謝典笑道:“以后我要是病了,你給我輸血啊!”自那以后,趙開陽便希望有天,能為心中的女神輸一次血。而他之所以留在上海,也有這個潛意識。但他又希望謝典好好的,一輩子也用不著他輸血……

  如今謝典生命告急,趙開陽立即找到醫生,要求為謝典作血漿置換。但醫生說,由于TTP治療中對血漿置換的設備和技術要求很嚴格,目前內地醫院尚無把握,建議他們去香港圣德勒斯醫院進行救治。

  趙開陽聯系到香港圣德勒斯醫院。意外的是,負責醫生陳淑貞教授卻拒絕由趙開陽給謝典置換血漿:“病人至少要做十個以上療程治療,總共需要的血量超過8000CC,相當于一個成年人全身血量的2倍。而每個療程的間隔少則半個月,多則四個月,一般來說都由多名供血者輪流捐獻,而只有你一個供血者,這對你來說太殘忍了。”

  可此時,謝典的意識完全喪失,每天只能進流食。7月8日半夜,謝典突然渾身抽搐,口吐白沫,趙開陽喊來值班醫生,才把休克的謝典搶救過來。隨著病情發展,謝典血管內的栓塞越來越多,肝脾開始腫大,呼吸變得十分困難!禁不住趙開陽一次次要求,最終陳教授答應為謝典進行血漿置換。

  7月15日,趙開陽和謝典同時被推進血液部的手術室。四周一片安靜,謝典的血液被低壓血泵引出體外,用膜式分離器進行分離,醫師們精確地平衡出入血漿量……連續七天,每天80CC趙開陽的血液源源不斷地輸給謝典。她的血清LDH濃度從530g/L降到440g/L,血小板也升至75g/L,她終于度過了危險期。

  正常人每次最大輸血量為400CC,而趙開陽一周輸血達560CC,血紅蛋白猛降至103g/L,下次輸血將在兩周后進行,屆時他的血紅蛋白必須達到120g/L以上。可此時趙開陽上樓時已感到胸悶、氣短,頭暈……

  為了激發自身造血功能,趙開陽什么招都使上了:他每天清晨買最新鮮豬肝,燉一鍋桂圓豬肝湯;晚上水煮菠菜;聽說紅糖水能補血,就泡上一大瓶,走到哪兒都喝幾口;口袋里也裝著紅棗……為了謝典,趙開陽把自己變成了一臺“造血機”。很長一段時間,他看到豬肝、紅棗都想吐,也第一次發現:“吃”是這樣痛苦。

  萬幸的是,第二個療程開始前,趙開陽的血液各項指標均合格。這次治療后,一次趙開陽喂謝典吃粥時,她竟笑了!

  趙開陽欣喜若狂。經過檢查,趙開陽的血液在謝典體內運行良好,隨之而來的將是意識和心智的逐漸恢復。而此時,陳教授卻擔心趙開陽能否頂得住?趙開陽給了她肯定的回答。

  話雖如此,但長期大量血液的流失,讓趙開陽的身體有了許多不良反應:缺血造成全身器官功能弱化,出現了腹脹、頭暈,由于腦供血不足,他還失眠、思想不集中,甚至有了輕微的抑郁傾向。11月12日,趙開陽切菜時不小心切到了手,傷口整整一天都沒能止血……為了盡快提高自己的血液質量,趙開陽除了狂吃各種補血食物外,還每天鍛煉身體,加速機體的新陳代謝。

  12月6日,醫生對趙開陽的身體進行了全面而細致的檢查,驚訝地發現,除紅骨髓外,他的肝臟、脾臟甚至淋巴結、黃骨髓都在參與髓外造血,身體的應激反應使他變成了一臺真正的“造血機”!

  憑著這份堅定不移的信念,趙開陽一共為謝典做了8次血漿置換,輸血量達4500CC。可因身體狀況越來越差,還要拿出大量時間照顧謝典,趙開陽不得不將公司暫停。

  趙開陽沒有回家。他的父母在大年初五趕到了上海。看到昔日瘦削的兒子竟變得虛胖,兩位老人疑惑了。

  得知兒子竟為一個沒給過他任何承諾,如今又變得癡呆的女孩幾乎將全身的血液換了一遍,因為過量飲食補血而變成了150斤的胖子,并因此暫停了公司,趙母大哭:“兒子,你這是要我的命啊?你有個三長兩短,媽還活不活?”父親也氣得跺腳:“你傻啊,你這樣值嗎?”面對雙親的責問,趙開陽說:“爸媽,我真的很愛謝典。上天讓我與她流著同樣的血,就是給了我這輩子唯一能幫她的機會。”

  在父母的堅持下,趙開陽只得帶著他們找到了謝典的母親馬春麗。得知趙開陽的舉動一直瞞著家人,馬春麗既驚訝又愧疚,她扶著病床上的女兒說:“姍姍,你看,這是小趙的爸爸媽媽,你得謝謝他們啊!”這時,奇跡發生了!一直沒過開口的謝典竟清晰地說:“謝謝。爸爸。媽媽。”

  雖然這只是簡單地重復,也許并不具有實際的認知意義,卻仍讓趙開陽激動萬分:“姍姍,你會說話了,再說一遍!”謝典望著他甜甜地笑了:“謝謝。”

  看著此情此景,趙開陽的父母再也說不出責難的話,他們用行動默許了兒子的選擇。臨走時,趙父對馬春麗說:“如果需要,我也可以。我跟兒子血型一致。”馬春麗的雙眼霎時模糊了……

  在趙開陽鮮血的“灌溉”下,謝典體內血小板濃度迅速回升,神經系統癥狀也得到緩解,意識和語言、智力迅速恢復。

  謝典看著趙開陽,突然問:“小開開,你怎么變成胖子了?”趙開陽喜極而泣,她記得他的名字,說明她的記憶恢復了啊!可接下來的話卻令他如墮冰窟:“武陟呢?”趙開陽一時無語。還是馬春麗解了圍:“姍姍,湯好了,快喝吧!”

  自從打開記憶的閘門,謝典就墮入失戀的深淵無法自拔。馬春麗用了整整兩天的時間才讓女兒明白,在過去的一年多,她經歷了多么可怕的變故,她腦海中的“戀人”武陟已離她而去,可謝典只顧抱著回憶黯然神傷!為了讓女兒盡早從虛妄的思念中清醒過來,馬春麗把趙開陽為她換血的事告訴了她,謝典的眼睛濕潤了。

  9月2日,是謝典做第16次血漿置換的日子。可讓趙開陽意外的是,謝典竟固執地再也不肯接受他的血液!她哭著說:“武陟一定是嫌我丑、嫌我生病了才不要我的。我不想活了,活著好辛苦……”

  女兒的話,讓馬春麗憤怒了,她抓起趙開陽的手臂:“姍姍,你這么說對得起他嗎?”趙開陽痛得冒冷汗,他的雙臂由于長期抽血而布滿了紫黑的針眼,血管也出現鈣化,輕輕一碰就痛得鉆心。

  “你以為他只為你換了一次血嗎?為了讓你活下來,他一年多輸了9000CC血給你,9000CC你知道意味著什么?那是把一個人全身的血液換兩遍啊!你現在身體里流淌的每一滴血都來自于他!媽告訴你,你在這個世界上可以失去100個武陟,但絕不能沒有趙開陽!”

  趙開陽傷痕累累的手臂讓謝典驚呆了。這些天來,他樂樂呵呵為她做著一切,從不說他的苦和累。而現在,他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針眼告訴她,這男人竟陪著自己經歷了生命的風暴!眼淚,從謝典的雙頰緩緩流下。

  那天,趙開陽的鮮血再次流入謝典體內,她似乎感覺到了他的溫度,暖暖的,緩緩的……

  陳淑貞教授宣布謝典可以出院了,但她叮囑趙開陽,為了繼續抑制她體內導致內皮細胞損傷和血小板聚集的不利因子,糾正酶缺乏,她或許終身需要每年進行20%的血漿置換。

  面對這樣巨大的生命挑戰,趙開陽豪氣承諾:“沒問題,我當她一輩子的‘移動血庫’!”陳教授放心地點點頭,謝典的淚水卻早已奪眶而出。

  那日,天氣晴好。趙開陽帶著謝典坐摩天輪。謝典的臉色紅潤,皮膚重新透出生命的光澤,“‘移動血庫’什么的……可以當作是你的求婚嗎?”趙開陽一愣,馬上反應過來,他狂喜地抱緊謝典:“是!需要我再說一遍嗎?”謝典紅著臉點點頭,她將手輕輕放在趙開陽手中,就像一只流浪的百靈鳥,終于找到了幸福的小窩。

字號:T|T
關注我們:

新聞熱搜詞

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編輯推薦

網友評論

收起評論

熱點聚焦

熱點視頻

圖文欣賞

1/5

精彩推薦

回頂部

热力宝石客服 陕西福彩2o选8 广西十一选五 快3app客户端下载 排列三六码组六最大遗漏统计表 河洛杠次官方免费下载 亿客隆彩票首页 opopop挂机赚钱 福建11选5开奖软件 青海快3 澳洲幸运10开奖直播 现在行情做什么赚钱 即时指数足球比分 1818比分直播 重庆老时时采彩开奖 lol开直播接代练赚钱么 阳泉胡乐麻将官方网站